以青春和梦想为赌注 中国声优的哀伤、喜悦和希望

以青春和梦想为赌注 中国声优的哀伤、喜悦和希望

   一天、24小时、1440分钟、86400秒,她分秒必争讨生活。

   大学刚毕业,她便孤身来到上海,租了间几平米的单间,找了份感兴趣的工作,便开始了两点一线的生活。

   每天,早晨5点起床,洗漱完毕便要匆匆上班,辗转三班地铁、穿过半个城市。因为时间太紧以致连早餐都很难来得及吃,便开始了一天的工作。尽管如此,她的生活还是难以为继,工资少且不稳定,因此只能在下班之后接一些平面照片和COS拍摄的兼职。有时夜里收工回家,连末班地铁都搭不上,这样的生活对一个90后女生来说难免有些残酷。

   而当我问她这么辛苦是否值得时,她眯起眼睛笑着反问道:为了自己的理想与青春,你说值得不?今天的采访对象便是这样一个大学学了动漫设计却从事了动漫声优工作的90后小姑娘。

深夜赶末班车时,路上已经很少行人

   职业=行业+职能,中国兼职声优是群连职业都没有的人。

   她叫晶晶,是一名声优,甚至谈不上是一个正式的“声优”是舶来词,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相当于国内的配音演员。不过声优多只配游戏和动漫作品,相对而言定义则更为具体。而声优在中国甚至还称不上是一份正式的工作。

   在中国,像晶晶这样的人还有很多。与配音演员不同的是,他们处于整个动漫与游戏产业的灰色地带。之前就曾有媒体关注过“古剑”等游戏声优团队的生存现状,他们大多都只是作为兼职存在,薪酬不稳,旺季还能拿个几千元,淡季往往就能到食不果腹的境地。而且他们地位弱势,利益毫无保障。“我有一次就吃过亏。”晶晶告诉我说:“有次公司让我来给一部网络动画配音,配过之后感觉没什么问题,公司也挺满意。但后来对方总是鸡蛋里挑骨头,不愿给钱,直到最后动画播出才付了一点结款,到今天我还有一千多工资没能拿到。”

   目前,国内还没有专业的声优公司甚至是工作室,也没有专门的机构去培训他们,以至于我们连从事这项工作的人数都无法统计。而至于声优个体本身,他们大部分是连职业定性都没有的尴尬人。

声优在录音工作中

   待遇几年如一日,工作一日如几年。

   声优的收入也不容乐观,配音演员出身的张涵予接受采访时曾感叹,配音演员的待遇十几年如一日,没多大改善,“15年前,我配一部电影是300元左右”,15年后;“海外大片主角的配音也不过1000元到1500元左右,但配完一部电影却需要近10天的时间。这样的收入增速远比不上物价的涨速。”。这里再和大家分享一个有趣的故事:黄渤在未成名前,曾为《海底总动员》中多个角色配音,但因为工资实在太低,不得不在做配音演员期间,去夜场表演谋生。

   “很多出色的演员其实同时也是配音演员,但如今这个年代,几乎没人重视配音这个职业,所以这些人的另一面也不为人所知,比如北京人艺的著名演员杨立新(《我爱我家》里面的大儿子),他一生值得骄傲的一件事是为张国荣在《霸王别姬》中配音;国家话剧院一级演员冯宪珍,她的名字对于圈外人并不熟悉,但她的一段话却是大多数喜爱玩游戏的人都听过并印象深刻的,知道是哪一段么?——自从部落和联盟携手,共同击败了燃烧军团的入侵……没错,《魔兽世界》最早那一版的开场,无数人至今铭记的声音和画面。但知道谁说的这段话的人非常少。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对于这些表演职业出身,本身就有一定知名度的专业配音员都是这样,对于仅仅是爱好这一职业的业余声优来说,这一行近乎是个死胡同,除了精神上的乐趣之外,物质上几乎没有出头的一天。”因此很多配音演员往往需要出去兼职(如为广告配音和声优等)才能维持生计。当专业的配音演员无法以更低的价格维持生计时,他们只能另谋出路。

   而剩下来的市场就被非专业人员占领,虽然这些非专业人员不论是从专业技能还是自身素质上来说都无法和专业配音相提并论,但是却直接拉低了配音人员的薪酬待遇,因此如果想要立足,所能做的只有把价格压更低以求量,把工时加更长以求质。通常兼职声优配一集高品质的动漫可能要反复数十遍,更有一句台词需要配过百次音的情况出现。“我现在配一集还好,只要三个多小时就能完成,能赚50块钱。”晶晶不无得意的和我说:“也有过怎么都配不上的情况,我最多一句配过一百七十多遍才过,当时真是度秒如年,做这个精神压力太大!”

声优在进行短暂的休息,笑容里露着些许疲惫

   声优是一个巨大的产业,但在中国它还是潜在的,而且潜的很深。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